首頁 > 熱點 > 正文
衡陽七旬企業家獲國賠後又因同一案件獲刑,重審改判無罪後檢方抗訴
11-24 11:14:43 來源:上游新聞

歷經一系列複雜的刑事追訴程序,時間跨度長達8年,湖南衡陽七旬企業家李良毛於11月10日終獲無罪判決。然而11月23日晚間,上游新聞(報料郵箱:cnshangyou@163.com)記者獲悉,李良毛收到來自衡陽耒陽市檢察院的抗訴書:耒陽市檢察院針對耒陽市法院以(2020)湘0481刑初189號刑事判決書對被告人李良毛涉嫌偽造國家機關公文、印章罪一案判決李良毛無罪一案進行抗訴。

耒陽市檢察院認為,上述判決認定事實、適用法律錯誤,該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依法應當以偽造國家機關公文、印章罪追究李良毛刑事責任。

▲11月23日,李良毛收到耒陽市檢察院發出的抗訴書。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據上游新聞此前刊發的《獲國家賠償兩年後,湖南七旬企業家因同一案件再被判刑3年》報道顯示,上世紀90年代,李良毛擔任衡陽市祁東縣編織袋廠廠長,並先後接手縣磷肥廠、縣氮肥廠。1996年2月,李良毛被祁東縣政府授予“優秀鄉鎮企業家”稱號;1998年,他被湖南省政府授予“湖南省鄉鎮企業家”稱號。

2013年10月11日至12月6日,李良毛在進行淘汰落後產能資金申報後被祁東縣公安局以涉嫌詐騙罪羈押57天。此後兩次取保候審期滿仍未被起訴,他認為自己被羈押屬於錯案,開始申請國家賠償。2018年1月16日,祁東縣檢察院最終賠償李良毛失去人身自由57天的賠償金1.47萬餘元。

李良毛在獲得檢察機關的國家賠償後,開始向有關部門討要因淘汰落後產能被收繳的241萬元“獎勵資金”,然而在此過程中,司法機關再次找上門。

針對同一案件,在沒有新證據的情況下,祁東縣檢察院將起訴涉嫌罪名由“詐騙罪”變為“偽造國家機關公文、印章罪”後重新起訴。該案經指定由耒陽市人民法院審判。

2019年3月6日,耒陽市法院以犯偽造、變造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罪判處李良毛3年有期徒刑,並處罰金5萬元;李良毛及其親屬因本案已追繳的非法獲利311萬元,由祁東縣紀委上繳國庫;剩餘非法所得3.2萬元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微信截圖_20200310201814.png

▲2019年4月,李良毛在祁東縣造紙廠的原址上。圖片來源/網絡

李良毛不服,經上訴後,衡陽市中院裁定該案發回耒陽市法院重審。2021年11月4日,該案經耒陽市審判委員會研究決定,重審改判李良毛無罪。

耒陽市法院在重審判決書中提到,首先,公訴機關指控李良毛偽造國家機關公文、印章罪的證據不足。其直接證據,是公訴機關提交的祁東縣造紙廠淘汰落後產能申報材料、祁東縣三陽水泥廠淘汰落後產能申報材料,李良毛本人原在偵查階段所作的部分有罪供述及證人劉石根的證言。但上述兩材料本身系複印件,至今無原件予以核對,李良毛又當庭否認系其提交,因此,無從確定是李良毛本人當時所提交的申報材料;李良毛所作的部分有罪供述及證人劉石根的證言亦前後不一致,其間相互矛盾,且李良毛當庭均作無罪辯護。其次,公訴機關對李良毛涉嫌偽造公文、印章的具體指控,也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再次,本案事實存在其他可能性,李良毛及其辯護人所作的無罪辯護中所述情形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予以排除、不能排除合理懷疑。

11月10日下午,李良毛收到耒陽市法院作出的(2020)湘0481刑初189號刑事判決書。

然而,11月23日晚間,李良毛收到來自衡陽耒陽市檢察院的抗訴書。

耒陽市檢察院抗訴理由包括:一、本案主要證據(前述淘汰落後產能申報材料)清晰有效。原審判決認定兩冊案宗材料來源不明,與事實不符。祁東縣紀委的移送函及相關移送材料,證實了該案系祁東縣紀委在調查2008年至2012年祁東縣淘汰落後產能企業中央財政獎勵資金髮放的過程中查實的證據,後以李良毛涉嫌詐騙罪移送祁東縣公安局立案偵查。同時,李良毛在該兩冊案宗材料首頁也簽字認可系其提交的申報材料,應當依法予以認定。二、李良毛提交的申報材料中“祁字【4xp】015號”文件應當被認定為偽造的國家機關公文。三、祁東縣造紙廠不存在重複申報的情形。

上游新聞記者 蕭鵬

【4xp】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繫上游

舉報
  • 頭條
  • 重慶
  • 悦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本週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

舉報內容
低俗色情 廣告 標題黨 內容重複 有錯別字 排版錯誤 侵權
獲取驗證碼
請先完成短信驗證
取消
確定